“没顶”至今为止的实践容易让人表面化地认为是在模糊艺术和产品之间的边界——难道又是在沿用从艺术家工作室团队工作走向企业化经营的老路?重复讨论集体创作的匿名和以个人所有权为基础的署名权的关系?……“没顶”的工作不局限于这些关于作者、关于作品物化形态的讨论层面,甚至于“又一次对整个艺术的销售制度、展示制度根基的蓄意挑衅”这样的判断也过于肤浅;而是,用行动去观看那些能够让人在对作品的理解上不再那么准确的东西,并和与之相互关联的机构、制度以及构成的艺术生产关系之间,共同形成一个“观众不配合”的作品现场。由此所产生的不确定性,才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share this:

    Leave a Reply

    Please wait...

    dsl Collection

    Registrer for news.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name below to be the first to 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