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的标题是在几个层面上的文字游戏,与装置本身的模棱 两可十分类似。屏幕上半人半犬的形象明显与标题“犬人” 有关。然而,标题的层层意义,可以进一步细分到它的读 音和视觉上对其意义的强化。“Chienman”,如果不经意 地看很容易会看成是“Chinaman”(中国佬)。据说,在 1949年以前,外滩附近的公园都可以看到“狗和中国人不得 入内”的标志。虽然这些标志可能永远不复存在了,这件作 品的的多种不确定性告诉我们:一个上海本土艺术家在海外 生活,放弃他所受过的传统训练去尝试一个全新的媒介,而 这个全新的媒介也正在开始被今天的艺术所接受。

share this:

    Leave a Reply

    Please wait...

    dsl Collection

    Registrer for news.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name below to be the first to 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