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边记
1/亮点

人生就是一条垂直的洞。我妈妈在我小时候就常常跟我这么说。大部分时间你是看不清的,你只有不断地往上爬,才能在最后看到亮点。你总有出头之日。每个人都有出头之日,只要你爬。我妈妈昨天还这么跟我说。她已经50岁了。她最会鼓舞人了。

是哟!最黑暗的一段路已经过去了。这句话,别人也老这么说,过去的人这么说,100年以后的人还会这么说。我越来越相信我妈妈所说的了:我们还在洞里。但越来越靠近那点亮光了。我妈妈还说了,只要你一松手,就会往下掉的。

她还说。

无论如何,老天爷会帮你的,人总有时来运转的时候。

是啊,现在我不再和我的妹妹们共穿一条裤子了。

我妈妈一个人把我们家5个小孩拉扯大了。她告诉我们一些人生道理。比如在我爸死的时候,她说什么福兮祸兮祸兮福兮什么的。

今天,我妈妈又喜气洋洋地跟我说了:你看到了?我们现在不是可以赚到钱了吗?

我妈妈现在长了一脸又密又深的皱纹,像是用凿子在一块黑木头上凿出来的,上千条。并且,妈妈笑起来十分慈祥,一种深刻的笑。我妈妈说,这是老天爷有眼,好人有好报,菩萨让长得这么好的。靠着这一脸皱纹,拖着我家最小的妹妹的最小的女儿,我妈妈每天在深圳街头能讨到四五十块钱。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这一脸皱纹,还可以赚个十万八万的。

一张皱巴巴的老脸蛋和一张细嫩嫩的小脸蛋,我妈妈说,这就是形象工程。我想这个怪名词的是在深圳学来的。她现在很满意了,她说她好像从第一条皱纹长出来时,就看见那一点光亮了。等到皱纹长满整个脸时,她觉得好像已经爬到洞口了,暖洋洋的阳光终于照到了身上……
2/达不到的硬度

我听到爆炸声,好响!像打了一个响雷,轰!整个屋子都炸裂了,真的,好惨,那只锅炉飞走了,落到一百多米的街上,有没有砸死人,我不清楚了,但当时我爸爸和他的一个徒弟在锅炉房,他们全死了。样子都认不出来了,你信吗?家里一下子穷了,爸爸在的时候,他每月有三百八十二块钱工资,在我们镇上这算可以。我妈妈那次就病了,不能去卖馒头了。

你的东西好大啊。它为什么跑到腰上来了?真奇怪。你不可以摸这里。我在家里呆不下去了,跟妈妈说我要去东莞打工。嗯。倒是一段比较快乐的日子。有一年。为什么要我脱,你为什么不脱。有一个小伙子追我,他是我们那一组的拉长。我和他好了3个月,他脾气不好。又爱赌钱,输了就脾气更不好。我帮你脱吧,你看这,有个印子,刀戳的,是他呀,你真笨。它出来了,这么高啊。还有一张小嘴,它要唱歌吗?

后来,碰到一个香港人,不是老头,我才不要老头哩。29岁。好了有一年。他说我很纯,有些客人也说我纯。真的,我以前很纯的。不脱行吗我?这个就不脱了嘛。行吗你?感情很好啊。他每周都来。每月给我三千块。我租了一个900块钱的房子。挺好的。他很帅,瘦高个,那样子,有点像刘德华。刘德华不高吗?你不要摸这里!不。

然后,然后。感情很好,他说他真的喜欢我。他给我买过玫瑰。19朵,我生日那天。19朵。去年啊。我说了你不要摸这里嘛!你这人很坏的,真的,很坏。后来,真的,我想结婚。他说他是一个喜欢自由自在的人,潇洒的那种呐。他不想结婚。不要,不要,很痒啊!我真的想生下来,我差点就坐下来了,有6个月了,可他不要,他好狠心。也不是狠心,可能他太喜欢自由自在了。对,他就这么说的。我给你“打飞机”吧。这样行吗?后来,后来,我心凉了,他不想结婚,不想要孩子。我彻底想清楚了,彻底地心凉了。

你舒服吗?

我也舒服,你的手老动,不老实,你坏。太坏了。后来,我搬出来了。手机也坏了,让他找不到我。我搬到我姨妈家住。现在我搬出来了。住了一个月,是姨妈介绍我上这儿来。说是帮我了份工。说这儿是正规发廊。你的手进去了。不行。

它的头好大野!好硬!你真厉害,你是钢铁男人!

都是你弄的。后来,后来。开始半个月还行。老板娘很厉害,经常跟我们说,说要开放一点啊,放开一点啊。客人不来了怎么办啊。老板娘是那种很精明的那种。都是你弄的,很多水吧。

你舒服吗?

我也有过理想的。小时候,我很想当法官。觉得他们很神气啊。现在我也有生活目标野,就是打满1万条回家。你不要笑嘛。你呀,你是第二百二十五条,万里长征才开始哩。你怎么软下去了?

你不舒服吗?

动一动啊,哈,它软得好像只剩一层皮了。像没有吃饱泥的蚯蚓。妈妈?我妈妈?她现在和我住在一起。住了三个月了。是啊,我搬出来住了。我不喜欢我姨妈。是她让我来这里的。我做什么,我妈妈知道,我跟她说的。

它刚才还起来了一点,怎么又下去了。

我妈妈哭了好几回,死活不让我做这个。

你摸摸我这里,我好痒啊,进来吗?

是炒菜了,已经6点了哩。要吃饭了,没关系,工作要紧嘛,我待会去吃。

我赚了钱给我家买房子,我弟弟在上学,我妹妹也没有找到事做。在老家。我要给钱他们。对阿,我要养他们。

你配合一下行吗?让它赶紧起来。

妈妈后来被我说服了,我使劲劝她呀,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她不再哭了。我妹妹?你不要问了嘛,配合一下,它为什么老不起来呢?你不行了吧。

价格问题?快餐一百五,另付五十元打的费,包夜五百。全市最低价,信不信由你。

你怎么还不起来,死蛇一条,妈的!手都软了,你不要耍赖,没出水也要付小费啊。我怎么这么倒霉!你怎么就不配一下,让它硬起来,为了让我安安生生地赚个百来块钱,为了让我能在6点半之前,赶在那些小丫头们没有把菜吃光之前,吃上晚饭。你存心不让我好过!

我没哭,你不要假装好心。你们都是臭男人,没一个好的。有什么好说的?你为什么还不硬起来!在老娘的洞里,把那些害人精射出来……
3/当火车运行在隧道中的性欲

你认为当火车进入隧道那一刻,这有什么意外发生吗?或者是蓄谋巳久的妄念终于冲出外壳?尽管你携带了满背囊的荷尔蒙,并且,它侥幸地从X光检查机的输送带上顺利地滚落下来……尽管你看上了那个漂亮的乘务员制服里的屁股,并且,在无休无止的列车的颤动中想像,心醉神迷,认为那种想法就是爱情……尽管一切像是早已安排好了,7点零8分的火车,3号站台,12号车厢,14号下铺,你坚信在数字中命运透露了重要信息……尽管你早已动了邪念,把她拖进洗手间,好好干一场,然后,在过道的吸烟区,点上一支烟,体味内疚和做出人生决策。

但是,火车呼啸着闯进了这个隧道,你才猛然觉得早已把那点勇气做为危险品放弃在站台外。你陷入黑暗中,茫然无措,听着刺耳的响声,似乎你在穿越一块石头,其实也就是这样。而且,你觉得自己很渺小……其实你还觉得整列火车的人其实都是腺管里的精子,硬座上的精子,站在硬座边的精子,硬卧上的精子,逃票的精子,软卧上的精子……

并且,真的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件,隧道的两端开始闭合,就像同时拉起了谢幕的帷幕,这列火车再也不能开出去……

2002/11/5

share this:

    Leave a Reply

    Please wait...

    dsl Collection

    Registrer for news.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name below to be the first to 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