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拍摄的时候没兴奋感就废了
李明访谈

2008年11月9日在MSN上金锋对李明访谈

金:你今年做了几件作品啊?
李:等下,我想下……8个,现在正在做一个录象。
金:啊!高产啊!你自己比较喜欢哪一个呢?
李:夸张了,我的都很小的制作,拍起来方便,也快,我自己比较喜欢吧!
金:许多人都喜欢你的“小制作”,我个人也是。但我觉得你正在走向一种“熟练”,你自己感到这样的制作来得太容易吗?为什么?
李:我看过你对我个展后的写的一小段文字,我觉得很对,这正是我矛盾的地方。你怎么看待模式化的?
金:我觉得模式化主要是用经验在处理许多问题,包括新的麻烦,你认为呢?
李:恩,是吧。你上一个问题中的“熟练”可能就是我现在的问题。按固有的经验继续创作的确会变得很容易,也似乎是很统一的事情。但我现在正在有意图地遏止, 该不断的跳出来看看自己……
金:你能对遏止展开说一下吗?
李:我也是不想让自己沉浸在固定的状态里,这样很容易就缺氧,没新鲜感。而且我总是做很细小的东西,自己也很难受,我也想忽然不给自己任何理由的转到另一条路上去,沿途可能发现更有意思的东西。
金:我看了你要在小平画廊里展的作品,你能简单说说这个作品开始时的基本想法吗?
李:两个想法都是从一个念头开始的,忽然冒出来,然后想做。拍《击打》的时候没做任何的准备和构思,完全是即兴的,我只是想把有一点强迫症的感觉带到整个气氛里去。《焰火》是之前有详细的计划,但到了现场拍摄的时候,我一看到奶奶,就觉得之前的计划不重要了,需要换演员,于是我就现场重新改了。
金:你现场改变的动机是什么?
李:我觉得动机在于感觉吧,很多东西也说不清楚,我自己也没办法解释。可能改动会影响大局,不好,但感觉对上了,自己会舒服点。
金:在即兴拍摄与按计划行事之间,你通常倾向于哪种方式?
李:即兴,我很少按计划行事过,在生活中也是这样。
金:《火焰》不是有剧本吗?剧本通常对你来说不属于计划中的东西?
李:《焰火》有剧本,但都没用上,用上的只是最初的念头,在房间里放烟火。后来看到一块土地,就改了,把整个房间都移到野外了。
金:作品中带有超现实的成分,这是你有意想要这样的效果,还是有其他的想法呢?
李:是有意这样的,可能跟我喜欢想象有关吧!
金:你作品中总有很细微的东西让人流连忘返,这也许是许多人喜欢你作品的地方。你的这些敏锐是过程中自然出来的,还是平时积累在那里,要是时候正好用上?
李:都有,哈哈~你说得真准,有时候我会怀有私心为一个念头而引发一个拍摄的想法。可能我要表达的东西在片子里就只有几秒钟而已,往往我总是沉浸在那个细微的东西里去了。所以,剪辑的时候很痛苦,没开始和结尾理由。
金:那么这个或许是短暂的停顿,对你来说有时是致命的吗?
李:短暂的停顿,你所指的是?
金:我说的是“沉浸”……沉浸有时一如停顿,你觉得呢?
李:应该是吧,以我的方式对付这种沉浸必须要有感觉才行。如果拍摄的时候没兴奋感就废了,不知所措,有好几次都是如此了。所以,我很怕和别人一起创作,基本上拍摄的时候能一个人就自己够了。
金:哈哈……个体户形象。当然,我觉得思考上的东西肯定是自己的事情,方式上也有许多只能是自己才能了然的做法。但是我还是想问,你的感性究竟是不是最终能帮你把握全局呢?因为许多艺术家也都是在感性系统中工作的……
李:不能把握。后期的时候我会对前面的东西产生怀疑。
金:《火焰》的开头与结尾相同,你觉得这个处理是你理想的吗?
李:我自己对全局的观念也挺弱,很多时候是图一时之快,先满足自己了再说。焰火的结尾本来不是这个,在后期剪辑的时候改动的,把结尾和开头变成一模一样,有一种幻觉,好象什么都没发生。
金:看得出来是剪辑时候的构思。但我觉得这倒像是作文了。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李:呵呵呵,是有点搞……
金:你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能透露一下吗?
李:哈哈, 透露,这种词是留给大制作的导演用的。我接下来还是持续创作吧,目前正在拍一个录象,跟身体有关。下一个录象也有了想法,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有事可做的。
金:好!最后一个问题,你最讨厌什么?
李:啊~!为什么问这个啊,哈~
金:即兴啊~
李:哈哈哈……我最讨厌几个人坐在我床上很快乐。
金:哈哈~很好!我觉得我访谈你是如此的轻松愉快……
李:呵呵,我是个很随意的人,以后彼此熟悉了,你会觉得更轻松的,至少我今天对你有了新的了解,呵呵,谢谢你!

share this:

    Leave a Reply

    Please wait...

    dsl Collection

    Registrer for news.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name below to be the first to 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