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作品主要从三个方面表现其主题: 一是对自身的混乱和纠结不清的情绪表达;作品《不可自抑的情绪》是艺术家对自己童年时期强迫症的回忆,但是片子并不是在对回忆进行还原,后期的剪辑反而把兴趣点转移到线性时间轴的矛盾而又成立的逻辑上,通过重新拼接打乱的素材,把真实和幻想混淆,真实发生的事情犹如梦魇般呈现在我们面前。此类主题还表现在《犬语》、《击打我》等作品中。 二是对现实生活中某时刻、某场景隐隐带来的个人体系中的“历史记忆“的剧场式表达;如作品《上坟》中,大炮等武器的响声与上坟场景中出现的行为隐性相连,将场景中正在发生的行为和场景中行为勾起的个人体系里的历史记忆拼合成一场演出,并用老电影的模式轻松调侃了宏大叙事的美学定势。另一件作品《被围困的小道》本身是一个行为的记录,但艺术家在画面中的出场方式,以及行为最后戏剧性的结尾都将一个平淡无奇的行为转换成一次似乎是刻意经营的表演,包括作品《后花园》表现了一群被弱智化的保安简单玩耍的过程,是一部不具任何意义,游离于现实之外的荒诞剧。三是围绕艺术家对身体与身体之间相互形成的气场的看法:主要体现在同性身体之间传达出的那种暧昧。如何才能使得大家的身体在一起的时候变得舒服自然。在作品《XX》中,我们可以看到两个互相对对方身体信任的男性在交换背心的场面,其中充满着暧昧与异样。艺术家关注的是除了单纯直觉的玩耍状态外还有以何种目光来捕捉才能使两个正常男性的友谊变得非正常化的方式。作品《傍晚快乐》、《在别处》都表现了艺术家对身体触碰的迷恋。其中《傍晚快乐》刻画了一群年轻男人光着身子,背上涂满了奶油,相互追逐,互相舔对方背后的奶油,以及其他一些身体上的可能性。整个过程是生猛、开心、刺激和自然的。忽略了美感和对现实的抽离,更像是一个平常的打闹,而艺术家更关心的是这种普通和寻常的事情背后应该有的不正常。

对于艺术家而言,影像从来不是直指现实,而现实中我们所观察的东西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真实,对于同一件事物,不同人都会有不同的视角,影像作品从诞生开始它就是一种由人臆造的视觉产品,艺术家对自己影像作品的影音的拼贴,篡改享有着上帝般的自由权利。艺术家肆意地在形象的世界中锻造自己的影子,荒诞而矛盾的作品会让很多人陷入逻辑的迷宫,但正是这些荒诞不羁的作品却传达着敏感个体的哀伤和疑惑。

share this:

    Leave a Reply

    Please wait...

    dsl Collection

    Registrer for news.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name below to be the first to 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