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寻找较为空洞的对象进行工作,某种无法进行庸俗延伸和叙事的图像,情节静止的图像,主体并不主体的图像,等等。因为在绘画内部我始终只是一个对方法过程和质感细节感兴趣的人。所以把注意力集中在表面上会更准确点。而这些¡°东西¡±就是我最近一个小转折的产物。我想暂时远离画人物时需要的捏和造,选择那些具有更为简单的形状和结构的静物。因为过于日常,这些静物在你仔细观察的时候会呈现出符合某些逻辑的形式感。这些逻辑包括,对几何形体的好感,对对称的好感,对单一结构不断重复的好感,对某些特殊而又陌生的角度的好感,等等。但在它们形式上的简单和好看外对于我更有意义的是没有过多需要赘述和联想的内容,以及不需要刻意的去描绘某些复杂的形体结构。我所需要做的因此变得很纯粹:画画。涂抹,用上光油稀释颜料,制造细节,把握质感,均匀的过渡和衔接,用颜料和介质填满所需要填满的形状,像去画一张抽象画那样去画。最后作为介质的上光油凝固在画布上,不仅消解掉笔触,还让画出来的东西反光,看上去像分泌出的结晶胶体。

我喜欢那些充满质感的介质。它们介于颜料和留在画布上的¡°画¡±之间,成为一种把颜料变成绘画的媒介剂。我不喜欢那些生硬的边缘和笔触,所以某些液体在画布上所产生的润泽和过渡会成为我工作的主线。生硬的边缘和笔触代表某种确定性,而我喜欢以某些存在未知因素和不可控制的偶然性为基础的工作。

其实我的目的很简单,远离绘画图像内容的延伸和附加,而用最简单的事物和笔墨满足视觉上的基本要求¡ª¡ª好看,再用充满偶然性和不可控制性的工作过程满足自己在工作中充满乐趣。

share this:

    Leave a Reply

    Please wait...

    dsl Collection

    Registrer for news.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name below to be the first to 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