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红色
我用赤磷将展厅和画布变成了一张张火柴皮,在上面用火柴一次次引燃火花,留下一幅似是而非的地图,在 色谱中红磷沉重的红色在红色中国的大红边上左右徘徊,另一种红色的鹰又在红磷的上空左右徘徊,在隐喻此起彼伏之际,观众们上来用火柴 在这张地图继续修修改改,这一幕是否在我的意料之中成为作品的一部分?我想其实这一幕现实一如展厅外的现实,他们是同一种现实。红 色的地图在这种游戏中、在人群中失去了政治的敏感,在艺术的护航之下离开了隐喻和指涉的老调重弹,而变成一张仍然可以被重新定义的白 纸,同时,火柴成为了画笔,黑白的痕迹成为了笔触,融成了更多似是而非的意象。
也许去想象两种红色其实就是去想象无数种红色,当红色成为无数种之后它也不再是红 色。
叶楠

share this:

    Leave a Reply

    Please wait...

    dsl Collection

    Registrer for news.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name below to be the first to 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