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新大陆架的沉降”

邱黯雄的最新个展“前尘-新大陆架的沉降”深入探究了记忆产物这样一个主题,并提及以往剖析当代人顾虑的问题。一节真正的火车厢被放置在展厅的展台上展厅里,车厢外放置的24个投影仪将图像投射到车窗上。置身在漆黑昏暗的车厢内,那些连续播放的录像让人如同置身真正的火车中,观看沿路的风景。在历史记录片中穿插的那些用现代胶片拍摄的真实旅行中的录像,现在拍摄的录像使两个不同时期的录像之间产生了微妙的奇特关系,在这奇特的关系中,历史纪实录像扮演着记忆附属品的角色,而现代纪实录像实拍录像正如一个可视的标点符号一样,让人们在现实与回忆中穿梭。抽象的动画又提升了整体效果,让观看者对自己所见的真实性产生疑问。正如录像中插入的潜在图像所引起的下意识的举动一样,这种无序插放的特质创造出无逻辑的视觉影像,提升了整体的视觉体验。

不真实的录象(动画)与真实录象(记录片)的融合让人们对记忆的主观性产生了质疑。随着这种特殊插放方式而产生的录像之间的碰撞与互动,这种质疑为作品增添了一种力量与反响。

12个不同的环绕音响播放着传统民谣、乐器和实验唱片的混音,构成了录像的配乐部分。纪念过去的同时再反驳过去,这样的结合所产生的视听迷宫,让观看者不得不自己去揭开作品涵义的层层面纱。现代与历史、想象与虚幻间的相互作用,成为当代中国文化旋涡中产生的混淆不清的历史的伟大寓言。邱黯雄让我们凝视于 “记忆的缺失”——对那些极具诱惑力的视觉刺激物的无止境贪欲,最终让我们内心深处形成了真空。

车厢寓意着当代中国的惊人改变;相比较其它的现代交通工具,如飞机让旅客在短时间里跨越远距离截断时间,火车旅行中更具有令人冥想的步调,它让观看者通过 “沿路”风景来见证循序渐进的过程。投射在车窗上的录像代表着人们透过车窗瞥见的沿路风景,艺术家通过这种方式,使我们静下来重新思考和评价现代社会政治与文化景观的转变和演进。如此一来,“前尘-新大陆架的沉降”可以在多重层面上进行解释。它展现了如何将历史和现代重新解构,从而产生一种新的形式和意义。

展览补充部分是一个新的录象作品,它是用一组不同大小的屏幕播放的。作品描述了三个人攀登一座显然是无法征服的冰山,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清楚的看到冰山上风雪交加的场景。人们看到这个片段时很容易感悟到人类面对大自然时的渺小和无意义,但艺术家在这里更想暗示的,却是在这个相对广阔的社会文化背景中现代人的窘境。一段时期里,中国被描述为高速城市化和经济增长令人吃惊的国家,但人口与自然界的关系和互动却日趋紧张。结果相对于直接的交战,自然风光更像是一些用于来发掘、钦佩和观看的没有生命力的实体。大量的独立屏幕和多重观点模仿了当代城市生活与自然的断裂和脱节,以及突出了从自然到一个人造的国家的存在之间的悖逆性。

邱黯雄的录像和动画作品充满了抽离的宁静和抒情式的优雅,通过对时间与空间、虚拟与现实的捕捉,横向剖析了社会的政治疑虑,微妙地向我们展示出过去到现在细致而迷人的连续风景。

posted on September 22, 2007

share this:

    Leave a Reply

    Please wait...

    dsl Collection

    Registrer for news.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name below to be the first to 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