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诘苍:“当我三岁时,我爷爷开始教我书法。他经常在葵 扇上写字,然后会用煤油灯把葵扇弄黑,之后又把墨水的痕 迹擦掉,这样原本是黑色的表面就变白了,我是我爷爷带大 的。但我在写书法时很少这样做,因为这不合规矩。虽然我 学习书法已超过三十年,但我并没有在我的作品中严格遵守所有的技巧。没有一个绘画技巧不是错的,它们全都错了, 没有一个是好的,所以到最后变得很恐怖。我用这个方法写 了上千个名字,凡是我遇到过的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人, 我都把他们的名字给写下来。我只需要几秒钟来写一个字, 但在这个很短暂的时刻,这个人最重要的特征——他的外 貌、声音和行为就会在我的眼中浮现、在我的笔下呈现。”

share this:
    Please wait...

    dsl Collection

    Registrer for news.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name below to be the first to 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