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关大象的笼子标着“水牛”,就别相信自己的眼睛
--Kouzma Proutkov

- 关于作品的题目:Un Immigrant sans papiers, 没有纸张,就是哑口无言,就是沉默。沉默就是这件作品的意旨。
- 关于这件作品:2005年秋我受荷兰Kunstvereniging Diepenheim的邀请,参加那里的一个集体展览,并准备做一件新作品,Diepenheim就像欧洲腹地中许多小村镇一样。那里没有移民,并未接受全球化的直接影响。也许是这个缘故,他们请了一些不同文化背景的艺术家来做展览,为了看场地,我在那里住了一个晚上,那天清晨,我带了数码相机在附近养牛场拍摄了一些照片,一位当地农民出来阻拦,并拿走相机要强行拆开拿出胶卷,我急忙找来策划人,用荷兰语解释数码相机没有胶卷,后来通过当地警察才解开这一“危机”。对于这件事我倒没有特别在意,但这使我注意到当地盛产奶牛。也使我想起老子,我想起老子也是反对全球化的,他说“不出户,知天下”,又说“鸡犬想闻,老死不相往来”,老子很少出门,如果出门他骑的是水牛,看来水牛是他精神的延伸或是他精神的基座。2005年冬我到中国福州为这件作品找一头牛,我带着做标本的技术人员,在宰牛场转了几圈,朝一头水牛走去,它趋身低头,低头的意义非凡。我说就是它,我说的是它将到欧洲去,尽管只是一张皮和头骨,我要技术人员仔细丈量这只水牛的尺寸,并拍下照片,以便做好这个标本。如果把这个牛车看作是一个“庙”;车的形状和牛在车里,把牛看作是被供养起来的“神”,把这件作品看作是一个“道庙”,这也不是一件太离谱的事。

黄永砯

share this:

    Leave a Reply

    Please wait...

    dsl Collection

    Registrer for news.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and name below to be the first to know.